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再也不见

单位院区里有三栋建筑,我在 B 座办公,阿祺在 A 座,她的各种用品也都在那边,还有个 C 座是员工宿舍和食堂。

阿祺手里有一个小仓库的钥匙,她放了一张折叠床在里面,午休可以睡会儿。不过她最近要把床卖了,现在在家休养,后续上班也不打算用了,所以就派我去处理线下接头买主这件事,她负责线上在咸鱼挂单联系。床没用过几次,原价二百出头,要价 108。价格不贵,有很多买主要过来看货。

▲ 床还比较新,膜都没撕

有一个买主细问了床的情况,阿祺指挥我跑到 A 座跟她同事拿了仓库钥匙,拍了 360° 无死角照片,还澄清床垫是配套的,可上头的被子是不卖的。床垫不是很厚实,买主却异常在意,确认了几次这是跟床一起卖的。最后定准转天一早 9:00 来看货。不过当晚九点多,课题负责人在企业微信上通知第二天 9:30 开会。这两个时间点还是比较近的,我也没多想,半小时差不多够了。

转天我提前去了 A 座找人拿钥匙,开门搬床下楼。电梯里买主打电话过来,说 9:10 到。我看看时间,现在才 8:50,就决定把床安顿在 A 座楼下,先回 B 座等。

安顿在哪好呢,踅摸半天也没选出很合适的地方。A 座的正门大厅有安保人员值守,找个地方存放好,跟保安说一声,多久都安全,可那大厅豁亮整洁,放个折叠床和床垫太有违和感,咱不能那么做;A 座小门倒是距离我跟买主约的地点更近了,再过来拿也省事,但那个门人来人往,就算是临时放一下,我也有担心床垫被人当废品拿走。又看了下手表,也就不到二十分钟的时间,而且院区和楼内到处有监控,不会出意外。我把床靠墙放,床垫叠工整塞在了楼梯扶手上展平,就带着一丝不安,和更多的笃定回 B 座了。

时间差不多,我又出发跑去 A 座,远远看见床在原位,走过墙的另一侧,扶手上空荡荡,床垫不翼而飞了。我顿时懵逼,啥玩意?这 tm 也有人会动?我敲开不远处保洁主管大叔的门:“师傅,我这床垫放这没二十分钟被拿走了,您帮我问问是不是保洁阿姨拿错了,我这等着卖呢。”他赶紧在保洁人员群里喊了几声,没有回应。这期间有两三个保洁阿姨拖着个废旧纸壳箱子从大厅那边过来,主管也问了她们,有人说刚看见那个垫子了,但不知道谁拿走的。我这个气。

▲ 这哥俩原本一墙之隔,现在两不相见了

我打电话给阿祺,让她联系公司管摄像头的人去查,一找到就直接派人送门口来。9:20 电话响了,买主到大门口。这是两个开着货拉拉或者快狗打车那种小面包车的汉子,干物流行业的,操着唐山口音。我说垫子被偷了,只有这个床给你。汉子很注重床垫,说没这个要再便宜 40 元才行。我告诉他:“要不你就在这等等,床垫子一会儿找到有人给你送出来。”。这会儿到了 9:30,课题负责人打电话催我去开会了。我交代汉子,价格去联系线上吧,我得走了。

床垫迟迟找不到,阿祺也坚持不降价,她就把汉子打发走了。一小时后会议结束,我把床抬到 B 座了,毕竟放在那太不放心,这也被阿祺埋怨一通:已经知会过了,放门口保安室那里就行。我:你又没告诉我。到了中午吃过饭,阿祺说又有来看货的了。再次把床折腾下去,买家简单检查了一下,微信转了我 108,就把床抬上车拉走了。

保安室调了不知多久的监控也没查到床垫的行踪,既然床卖掉了,这事也就不了了之了。

赞(0) 打赏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哈哈 » 再也不见

评论 抢沙发

更好的WordPress主题

支持快讯、专题、百度收录推送、人机验证、多级分类筛选器,适用于垂直站点、科技博客、个人站,扁平化设计、简洁白色、超多功能配置、会员中心、直达链接、文章图片弹窗、自动缩略图等...

联系我们联系我们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非常感谢你的打赏,我们将继续提供更多优质内容,让我们一起创建更加美好的网络世界!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

登录

找回密码

注册